因为《人间喜剧》小说成为法国文化的一幅肖像

纪念巴尔扎克诞辰220周年

因为《人间喜剧》,小说成为法国文化的一幅肖像

在此,我首先要感谢一下斑马快跑,这是2019首届全球能源新基础设施峰会唯一的”官方指定用车服务商”,为本次大会的出行服务提供了大力支持。此外,因为我们有新的嘉宾上场,除了已经演讲过的嘉宾,我会请新上场的嘉宾做一下对于公司和自己的介绍。首先请阿里巴巴菜鸟网络城配运营专家,奔鸟运力全国负责人付总进行介绍。

要真论到对巴尔扎克的不满,有可能倒是别的方面的。年轻时候读巴尔扎克,不太理解,同时也不太赞赏的是他雷同的开篇。例如在《邦斯舅舅》里,上来是“一八四四年十月的一天,约摸下午三点钟,一个六十来岁但看上去不止这个年纪的男人沿着意大利人大街走来,他的鼻子像在嗅着什么,双唇透出虚伪,像个刚谈成一桩好买卖的批发商,或像个刚步出贵妇小客厅,洋洋自得的单身汉。”而换成《贝姨》,则是“一八三八年七月中旬,一辆在巴黎街头新流行的叫做爵爷的马车,在大学街上走着,车上坐了一个中等身材的胖子,穿着国民自卫军上尉的制服。”小说上来的第一句话,时间、地点和人物就一样也不缺,固然人物在变化,终究是陷在“套路”里,感觉是学会了谁都可以写小说。待到后来接触到20世纪的法国文学,看到新一代的写作者对“侯爵夫人下午五点钟出门”的写作方式的攻讦,不禁深以为然。巴尔扎克自己好像也能预估到未来一代的攻击,在《高老头》里,他好像反讽一般地写:“出了巴黎是不是还有人懂得这件作品,确是疑问;书中有许多考证与本地风光,只有潜在蒙玛脱岗和蒙罗越高地中间的人能够领会。”

城配市场数字化的核心是”运力+”

常青:我们是刚刚成立一家很小的地方企业的运营商,目前在全国也有布局,首先我们是立足于我们的总部西安,和投资商正平股份、青海西宁市,我们目前也有参与北京、长沙的充电桩的建设,我们是一家想真真正正做充电站,想帮助我们的合作伙伴一起建充电站的企业。

主持人(王阳):非常感谢雷总的分享,我们期待中国的汽车行业变成想象不到的样子,这样才够酷,感谢张总和李总的分享。下面的问题是问阿里巴巴的付总和快狗打车的李总。

共享化肯定是未来的一种方式

主持人(王阳):今天我们邀请的嘉宾是非常有趣的一个组合,我们有传统能源+新能源,在新能源当中有来自国家电网产业联盟的国家队,也有来自都市快充这样的市场机构,同时阿里巴巴的菜鸟是快狗的投资人,我们整个现场是可以用”相爱相杀”来形容。

付士明:大家好,非常感谢今天有一个发言的机会坐在这里,我们专注的业务主要是在整个城配领域里面,整车运输、点到点的运力服务。

以下为巅峰对话实录:(略有删改)

雷新彬:谢谢主办方的邀请,非常高兴来到峰会,我来自于长城汽车,我现在负责智能网联产品规划生态规划的事情。长城汽车成立于1984年,我们发展到今天已经是一家国际化的企业,拥有哈弗、WEY、欧拉、长城皮卡四大品牌。我们不仅在国内有市场研发中心,在欧洲、北美包括俄罗斯都有研发中心以及制造工厂,未来的计划我们将逐步的走出中国,走向世界成为真正国际化的企业。

雷新彬:这个行业正处在一个变革时期。个人认为,车辆不仅是共享,私家车其实很重要的点是提供一个私密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面可以非常自我。其实私家车空间比家庭空间更加隐私一点,因为私家车空间伴随一个人,尤其是司机很长的时间是一个人在里面,所以这个空间提供了很多的价值,但是这个价值今天没有办法释放。作为司机来说很大的一部分时间要把眼睛放在路面上,把手放在方向盘上,把脚放在踏板上,把所有的注意放在安全的驾驶车。但是自动驾驶之后会有变化,所以出行是不是车唯一的功能?我认为不一定。

我们或许不能够忘记,巴尔扎克所在的法国还处在笃信科学进步的时期。因而社会之于小说家,仿佛自然之于物理学家或是生物学家。只要是“家”,他们所要做的事情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在纷繁的场景中——自然的,或者是社会的——抽取能够说明规律和法则的东西。巴尔扎克作为秘书完成的“忠实记录”是这—个意义上的。在《人间喜剧》占有一大半篇幅的“风俗研究”固然首先针对的是“风俗”,落脚点却是“研究”。剩下的“哲理研究”和“分析研究”更是如此。和雨果执着于“九三年”,或是“滑铁卢”不同,巴尔扎克似乎是对所谓的历史事件不太关注的。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的分歧或许就是在这里:比起理性的主体承担历史的命题,现实主义者得出的命题更是盲目的历史铸造了主体。

我们个人认为,共享化肯定是未来的一种方式,但是驾驶的乐趣可能也是要考虑在当中,这两种方式应该会共存,共享化的比例会大幅度提升。

整个城配市场里面,城配市场规模是1.5万亿,我们想在整个运力侧提出”运力+”,”运力”就是基础服务,”+”就是做数智化的改造。数字化和智能化的改造,除了要把整个的运行的线路、路由轨迹以及配套的基础设施以及整个能源供给,还有这个效率匹配以及调度的环节做数字化,智能化无非就是在硬件上面做智能化的提升,这是目前我们在做的。

以上是官方的寒喧之后,我要开始向在座的嘉宾们提问,请教国家电网产业联盟秘书处总监刘总,前面您提到在提高能源效率上需要综合性能源解决方案,在综合性能源解决方案当中,您觉得数字化会承担怎样的职能和责任呢?

出行行业经过近几年的快速发展,用户用手机打车的习惯已经逐步养成,网约车的数字化已经逐渐成熟,俨然成为城市出租车的补充运力。斑马快跑作为二线的网约车新势力,我们成立于2015年4月份,立足于武汉,辐射全国,目前正进入全国市场快速布局的阶段,截止到目前为止,在全国有300余个城市建立了分公司,拿到全国170余张网约车经营许可,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城市已经投入运营。拿到政府的手续取得合法资质后,下一步我们会借助聚合平台去在网约车市场继续发力,为广大用户提供更方便、更快捷的出行服务。

张健:这个问题很大,现在有这个趋势上来讲,像东风以及一汽、长安,他们已经成立了T3的行业,整合了所有的研发,他们现在在宣传一个出行概念。像一汽做的很好,我上次看了一汽已经提供了自己的智能出行平台,也就是说,这三家大企业已经开始认为自己不是汽车制造商,而是出行服务商。这个观念的改变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汽车制造商,要贯彻整个汽车产品生命的周期,包括制造、维护、使用过程。

于海波:首先感谢王总把最后一个问题留给我们平台,斑马快跑作为二线的新势力平台,我们前期一直在做的重要战略工作就是在做全国的市场战略布局,这个布局体现在什么方面?我们在全国300余个城市建立分公司,我们是网约车牌照数量排在全国第二,并且其中很大一部分城市已经投入运营。

主持人(王阳):数字化,软的硬的一起提升效率。在我们的发展过程当中,需要特别感谢合作伙伴,包括菜鸟、快狗打车、货拉拉等这些合作伙伴对我们的支持,因为我们是共同的促进整个交通、物流。以及能源行业的数字化。接下来,有请快狗打车的李总分享一下。

《人间喜剧》与同时代里依然流行的浪漫主义小说最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同样是写人,《人间喜剧》对人物并没有伦理的判断。没有能够统一战胜人类所有弱点的伦理边界。拉斯蒂涅不因为想要在巴黎上层社会中立足的野心就是万恶不赦的,他只是慢慢地懂得了“美好的灵魂不能在这个世界上待久”的道理;高里奥老头也并不因为他伟大的父爱就成为社会美好风尚的先导者;伏脱冷当然是阴险的苦役犯,可隐藏的苦役犯既不代表对事先预设的不公平秩序的挑战,也不是“恶”的捍卫者。巴尔扎克笔下的人物,无论身份如何,性格如何,是善还是恶,是好还是坏,是坚强还是懦弱,到头来都是一场悲剧。在一个金钱逐渐替代出身进行主导的社会里,这是人类注定的命运。

因而,《法兰西世界史》的“1842年”就是献给巴尔扎克的,作者写道:“1842年,巴尔扎克笔下的《人间喜剧》不仅让小说成为法国文化的一幅肖像,而且也让其成为一种世界的文学类型。”在这位历史学家的笔下,巴尔扎克的作品因为“自觉承担起利用文学来汇集或重新汇集一个民族的人物”,从而“照亮了文学想象世界化的新进程”。“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在这里得到了最为正面的注解。或许,当法兰西民族在今天面临分崩离析的危机时,也的确是时候重新发现巴尔扎克的魅力了。重新发现巴尔扎克的魅力,就意味着重新唤起曾几何时,与世界共同探讨人类命运的记忆。而如果是在这个意义上,应该重新发现巴尔扎克魅力的,又何止一个法兰西民族呢?

接下来我们将进入日照市场,服务广大市民并且为日照百姓的出行贡献一点力量,预计在12月中下旬日照开城,敬请期待。

的确,当巴尔扎克宣称“法国社会将成为历史学家”,而他要做历史学家的“秘书”时,大约也是想过,如果有一天,大家对法国社会这位“历史学家”都不再感兴趣了呢?他这位忠实“秘书”所记录下来的一切,又将有何价值?但年轻时候——以及后来在20世纪初期意气风发的超现实主义一代——其实也没有想清楚,现实主义中的“现实”、“现实”中的历史和地理与写作阅读中的历史和地理之间的关系;更没有理解过巴尔扎克所谓“现时的巨幅画面”与无数个“现时”所构成的历史之间的关系。大家竟也都上了巴尔扎克的当,顺着他的方向想,以为一个世纪过去,在当时的法国发生过一些什么,应该是不会有人再执着的,并以这一点反过来攻击他。

2019全球能源新基础设施峰会巅峰对话:新技术、新基建、新动能

快狗打车作为货运匹配的平台,通过平台,司机师傅拉货的形态就变为:从A点到B点到C点等,把整体的时效性进行提升,快狗打车解决了自己搬不动,私家车装不下,公共交通不让拉等拉货场景的需求。

本期“记忆”,就让我们走进这位伟大作家的世界中。

对于巴尔扎克最不厚道的传闻是,巴尔扎克因为负债而写,前一天出去花天酒地纸醉金迷,后一天就不得不把自己关在屋里写连载,这样才能还了声色犬马欠下的债。据说为了写作还债他不得不一天喝十几杯咖啡,以至于五十一岁就英年早逝。生命的短暂与文字的数量两相比较,于是得出了“文笔粗糙”的结论。

在新技术驱动下的新基建,新动能会带来什么样的未来呢?在能链集团联合创始人兼CEO王阳的主持下,国家电网产业联盟秘书处总监刘伟,东风设计院试车场技术平台负责人张健,阿里巴巴菜鸟网络城配运营专家、奔鸟运力全国负责人付士明,快狗打车战略合作部副总经理李建军,长城汽车智能网联副总工程师雷新彬,都市快充总经理常青,武汉斑马快跑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于海波等专家、企业负责人进行了《新技术、新基建、新动能》巅峰对话。

主持人(王阳):我们也希望可以和所有的运营商的合作伙伴共同去做好新能源行业的运营,最后一个嘉宾的提问,武汉斑马快跑的于总,中国网约车市场的趋势是怎样的?怎么去看中国的网约车市场未来的走向?

认可能链集团数字化合作

但是巴尔扎克的意义真的只是在于他所描绘的、19世纪上半叶的法国吗?19世纪上半叶的法国在没有进入巴尔扎克的世界之前,只是一团乱麻而已。法国大革命才过去,不仅没有解决问题,社会反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复杂和动荡中。共和与复辟之间的斗争,欧洲其他势力的介入,拿破仑横空出世……凡此种种,使得法国社会一时间血雨腥风。这一段历史,即便今天隔了将近两百年的时间来看,依然是模糊的,所谓历史的主线从来没有清晰地显现出来。因为历史会将个体抽象化,只是一味地强调集体意识,或者——用现在流行的语言来说——集体的无意识而已。对于巴尔扎克这样的小说家来说,对于历史事实的选择则更是一种责任,一种立场,同时也是一种能力。

主持人(王阳):就是说原来大家想要搬家找车只能从市场找车,原来司机想要拉货只能从市场趴活,但快狗打车实现货主和司机当中高效的连接,其实也是在做把城配市场数字化的事情。下面有请雷总。

主持人(王阳):李总说的特别好,整个城配平台把人、车、服务的流程标准化,这样我们就可以扩大服务半径,提升行业效率。

李建军:首先感谢大家提供的这次机会,快狗打车大家都听说过,快狗打车主要是连接了拉货和送货两端的需求。在传统的市场中,司机只能在批发市场周边趴活,每天拉货的形态就是A点到B点,再回到A点等另外一个活,效率是不高的,收入是不稳定的。

比如我们与能链集团(车主邦/团油/快电)的合作,和其他平台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能链集团不光是跟我们一起在合作一个平台的事,也不单单是分成,是帮助我们拿到各个城市的数据,各个充电站的数据,包括付出很多大量的劳动,帮助我们做地推,这是我们感觉实实在在都在做运营的平台,这也是我们做充电站比较欢迎的,不是纯粹只是交易,所以我们都对能链集团非常认可的。

所以指责巴尔扎克的继承者只会写“侯爵夫人下午五点钟出门”的超现实主义者还是低估了“现实主义”这个标签。“现实主义”里的现实远远不是某一个时代里的某一个社会那么简单的问题,否则历史自己就能够纠偏了。可偏偏历史是一列最没有理性的火车——待到之后我们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就不得不佩服将近两百年前的巴尔扎克只用一幅没有任何伦理站位的巨幅人物画卷就勾勒出了人类的未来。是巴尔扎克用落实到人物的方式把19世纪上半叶的法国社会变成了一种“元社会”。在塑造这个“元社会”的过程中,巴尔扎克硬生生地把法国变成了世界:今天的法国仍然没有走出巴尔扎克笔下的法国的范畴,纵使他再在小说的起笔处写,“一八四四年十月的一天”;而世界的其他地方也都或早或迟地走入了巴尔扎克笔下的法国,纵使他再三强调,“只有潜在蒙玛脱岗和蒙罗越高地中间的人能够领会”。

图注:都市快充总经理常青(左)发言

主持人(王阳):菜鸟帮整个物流行业在进行数字化这件事情,尤其是这些中小型的运营商,跟我们为能源行业做的事情是非常类似的。下面我们邀请快狗打车战略合作部李总做一下介绍。

付士明:感谢王总,现在来看,其实整个城配行业里面,无外乎从业者大部分分为两类群体,第一类群体就是个体司机,因为个体司机货源议价能力比较弱,大部分被平台类公司整合掉了,像快狗打车这样的公司其实就是在解决整个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还有一类司机是以车队来依附。

“文笔粗糙”的指责,和那些过于雷同的开篇

于海波:首先很感谢主办方给我们这个机会,我们作为出行行业的从业单位,在此和大家分享一点真知灼见,可能有讲得不对和不好的地方请大家多担待。

今年是巴尔扎克诞辰220周年。他被人们称为“现代法国小说之父”,笔下的《人间喜剧》不仅让小说成为法国文化的一幅肖像,而且也让其成为一种世界的文学类型。

假设能链集团(车主邦/团油/快电)如果能够把加油服务和增值服务组合起来。比如说今天大家去加油站,除了加油买了一瓶红牛,这个数据记录下来了,下一次去又买了一瓶红牛,第三次的时候,我认为平台抓取数据之后,加油之后弹出提示是不是要买一罐红牛?加1元买一罐红牛。这就是数据的价值。

图注:快狗打车战略合作部副总经理李建军(左)发言

图注:国家电网产业联盟秘书处总监刘伟发言

就像我们不用等到巴黎圣母院遭遇火灾,才想起来读雨果的《巴黎圣母院》一样,我们应该断不至于要等到卢浮宫出了什么问题,才会想起来,在《贝姨》里,巴尔扎克也有关于卢浮宫的绝妙描写:“借着墙上的窟洞,破烂的窗洞,卢浮宫四十年来叫着:‘替我把脸上的疮疤挖掉呀!’大概人家觉得这个杀人越货的场所自有它的用处,在巴黎的心脏需要有一个象征,说明这座上国首都的特点,在于豪华与苦难的相反相成。”又有谁会怀疑,这个“上国首都”的特点,就是当今世界的特点呢?卢浮宫旁的小街陋巷容易整饬,但是世界就仿佛一个巨大的卢浮宫,平复了这里的伤疤,曾经的繁花似锦却又沦落成了新的伤疤。

(作者为著名翻译家、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院长、教授)

接下来请教都市快充总经理常总,都市快充是新能源运营商,作为一个第三方平台,应该如何看公司之间的数字化合作?

巴尔扎克的魅力,和那些共同探讨人类命运的记忆

图注:东风设计院试车场技术平台负责人张健(左三)发言

主持人(王阳):于总提到一个观点,反向聚合,高德打车聚合几十家打车平台,或者说运力的提供商,斑马快跑未来希望作为一个运力的提供商,可以聚合非常多的流量入口,我们去想一下,这种高效的聚合是靠什么实现的?其实就是靠数字化来实现,如果没有数字化的方式,我们很难做这种高频、高效率的聚合。再次感谢于总。

主持人(王阳):下一位嘉宾,有请都市快充常总做一下介绍。

主持人(王阳):感谢于总,同时,我要再次感谢一下斑马快跑,作为2019首届全球能源新基础设施峰会唯一的官方指定用车服务商,为本次大会的出行服务提供了大力支持。

图注:武汉斑马快跑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于海波

网约车市场重在反向聚合

常青:都市快充从去年成立到现在,全国一共投建参建54家充电站。我们公司的目标是去找一个合适的建站方式,能在基础项目里和所有的合作伙伴们一起建好充电站,让充电站盈利,当然也是配合我们的能链集团(车主邦/团油/快电)大平台,在全国也会做更紧密的结合和合作,谢谢大家!

今年是巴尔扎克诞辰220周年,而他在中国的阅读和接受也差不多有了近百年的时间。新文化运动时期,《人间喜剧》和巴尔扎克的现实主义在中国曾经被当作所谓的“先进文化”和“前沿文学”来看待,对中国的“新”文学以及“新”小说不无影响。只是不知道是否该归咎于现实主义的过于冷静,或是《人间喜剧》过于庞杂,他在中国始终没有大红大紫的时候。新中国建立之后,他虽然也是作为不多的几个法国经典作家被翻译和阅读的,不过翻译巴尔扎克的傅雷在中国读者的心中根本就不输原作者。加之傅雷又说过,从文笔上来说,他是不那么喜欢巴尔扎克的,只是译着译着,也就喜欢上了。这一切,大约都是让巴尔扎克在中国读者心目中打了个折扣的重要原因。此后当然还有不知哪里传出的,对巴尔扎克“文笔粗糙”的指责。

图注:阿里巴巴菜鸟网络城配运营专家,奔鸟运力全国负责人付士明(右)发言

可以说,今天的法国仍然没有走出巴尔扎克笔下的法国的范畴,而世界的其他地方也都或早或迟地走入了巴尔扎克笔下的法国。在他逝世时,文学大师雨果曾站在巴黎的濛濛细雨中,面对成千上万哀悼者慷慨激昂地评价道:“在最伟大的人物中间,巴尔扎克是名列前茅者;在最优秀的人物中间,巴尔扎克是佼佼者之一。”

能源特别最后一块价值是数据

希望未来我们在座的各位可以共同努力去促进中国的产业互联网的变革,让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加美好。再次感谢在座的各位嘉宾,感谢在座的各位观众,我们的圆桌互动环节到此结束,感谢各位的坦诚交流,谢谢!

李建军:城配行业的核心就是运力,运力就是”一个人+一个车”组成的。在城配市场里面,其实并不只是”运”单一的技能出现,还牵扯到比如说有搬、装、运,目前来说城配给我的感觉,大家都是在运的一部分,并没有做到很精细化的东西。同时,在车的方面,其实物流车,主机厂也没有标准化。对于货车来说,同样一款车有上百种配置,是满足不同行业的拉货需求而做的,所以车的标准化也是很难的。

对于菜鸟来说,其实可能在座的各位朋友都很清楚,菜鸟目前主要在做的是整个物流行业的大中台,下游连接不同的中小微物流承运商在做整个行业协同。

因而巴尔扎克比雨果更相信大写的历史对人的规定。于是相信从典型人物可以倒推到将人塑造成这般模样的社会和历史,于是坠入了对于人类未来的深深悲哀之中。巴尔扎克是不会相信冉阿让这种凭一己之力与社会抗争,最后在得到下一代理解的幸福中安然死去的英雄的。因而《人间喜剧》给自己规定的任务当然是从理性的角度,对人类生活进行尽可能“真”的摹拟描写。比起从主观角度出发进行描绘的社会和历史,巴尔扎克感兴趣的更是从客观角度出发所观察到的人。在他看来,一个个大众人物就是对历史的记录,就像《邦斯舅舅》上来提到的“雅桑特”一样,能够通过帽子“留存”过去的时光。从此便有了拉斯蒂涅,有了高里奥老头,有了邦斯舅舅,有了一系列巴尔扎克式的典型人物。

图注:长城汽车智能网联副总工程师雷新彬(右)

中国这么多城配平台,其实占的份额在份额当中没有那么多,城配司机在中国文化水平相对比较低的群体,中国很难出现全国性非常大的城配平台,因为一旦涉及到线下的管理半径都是有限的,我想请教一下二位,如何看中国目前的城配市场的数字化?觉得现在有什么问题?菜鸟和快狗打车又有什么新的思考?

主持人(王阳):下一个问题,共同请问一下东风设计研究院的张健总和长城汽车的雷新彬总。最近有一个观点说,中国人不会买私家车,要买运营里程,意味着中国的出行行业未来可能越来越多的被2B化了,中国的汽车厂尤其是这些主机厂,未来可能就会有三条路可以走,第一条就是变成一个车辆的运营商,服务于车辆整生命周期,是一个里程提供商;第二可能一部分主机场会变成代工厂;第三就是有一部分主机场就消亡掉。二位如何看待未来产业的分化?

刘伟:今天听了好几位专家和领导的讲课,首先我想阐述在综合能源服务当中数字化的重要性,因为多种能源在整个的自动匹配和自动调配过程当中肯定不是靠人力完成的,这个肯定是要借助于数字化的平台,这是最基本的属性。

从车联网的角度来讲,我们发力很早,从2010年左右就开始进行规划和开发,我们跟随市场节奏,2019年所有在线的车辆已经突破100万台。我们会有这样的感觉,车联网在中国前十年一直是技术或者是概念驱动的行业,但是因为今年大家看到市场变化,我们从粗放式的方式会到一个越来越精细化运营的阶段,所以在精细化运营阶段里面,车联网的智能化的技术,以及车所需要的基本的东西比如能源,会有一个非常紧密的结合。很高兴参加今天的会议,希望今后有深度的合作。

传闻的真假暂且不论,写得快是真的,九十多部小说不尽然都是上乘之作也是真的,但仅仅凭借数量就能写成法国乃至世界现代小说史上最伟大的作家之一,恐怕也是妄谈。所谓巴尔扎克的文笔不够精致,我一向觉得那或许只是相对某一种——例如福楼拜式的——精致而言。“精致”是个既主观又模糊的概念。巴尔扎克繁复的描写有时的确会让人感到厌烦,然而对他的“不够精致”,我一直存有不同的想法。作为佐证,我经常会提及《贝姨》里写小公务员玛奈弗夫妇“冒充奢华的排场”,写到玛奈弗先生的房间仿佛单身汉的住处一般,“室内到处杂乱无章,旧袜子挂在马鬃坐垫的椅背上,灰尘把椅子上的花纹重新描过了一道”,寥寥几笔,不仅与同一个屋檐下的玛奈弗太太的漂亮房间做了对比,写出了先生房间的寒酸,同时又道出了隐约可以想见的玛奈弗夫妻之间不睦的关系(夫妻分房,各自生活)和先生很少回家的事实。尤其是“灰尘把椅子上的花纹重新描过了一道”中的“描”字,无论巴尔扎克的原文还是傅雷的译文,都令人叫绝。

斑马快跑的愿景就是希望未来能在出行市场做一个司机运力整合,斑马快跑是反向聚合机制,一个司机只要有一个斑马快跑司机端,可以接高德的订单,也可以接百度,也可以接携程、同程、飞猪的打车订单,这样就可以把运力做好,把服务做好。

第二,我认为任何的能源形式最后有一块特别有价值的东西就是数据,比如跳出电网讲一个大家更好理解的例子,我们每天上抖音,第一个看到的永远是你爱看的主题,还有就是上淘宝,看到的永远是最近需要或者是经常买的东西,这就是数据的价值,对于能源来讲也是这样的。

《人间喜剧》的读者当然不仅限于巴黎,或者仅限于“出了巴黎”的法国人。令巴尔扎克没有太想到的是,他的《人间喜剧》和其他“现实主义”作家的作品随着浪漫主义的浪潮,在后来的日子里席卷了世界各地,通过像傅雷这样的翻译家,出现在世界各种语言的文学中。戴思杰写的《巴尔扎克和小裁缝》就是很好的证明。戴思杰在他的小说里所叙述的记忆应该是那一代年轻人共有的。他们在巴尔扎克笔下触摸到了一个完全陌生,充满“情调”的世界,完全忘记那已经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更是不想追究巴尔扎克想要描绘的是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背后,怎样的一种威胁。只是读者的趣味有时完全超出作者的初衷,并且是最多变的,最不可靠的。从《巴尔扎克和小裁缝》的叙事时间到今天,不过短短几十年,对于中国读者而言,身边的现实早已超越了巴尔扎克给出的想象,因而在巴尔扎克笔下寻找带有时髦意味的“异域风情”,也随之失去了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