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教材到等级考试编程猫如何推动编程教育行业发展

中新网12月27日电 “用这个程序爬取对应的关键字,所有相关的信息都会被捕捉下来并形成量化的数据统计,然后按一下这个键,它就会自动生成折线图”,13岁的小学员悦程对台下的媒体认真地展示着自己创作的Python程序作品。这是12月26日编程猫媒体开放日上的一幕。在这场近距离沟通中,编程猫创始人兼CEO李天驰携产品、运营团队核心成员以及学员代表一起出席,为大众讲述编程教育在中国的发展,以及与清华大学、教育部教育信息化技术标准委员会共同制定青少年编程能力等级标准后,编程猫在中国少儿编程领域的进一步创新探索。

编程猫创始人兼CEO李天驰

与此同时,在科技与教育深度融合的大背景下,编程猫也正在利用自身优势,探索如何用科技更好地赋能少儿编程教育。为了让孩子们收获个性化的编程学习体验,编程猫推出“AI双师课堂”和高效的Octopus异步教学系统,利用AI引擎辅助、线上1名远程教师授课、线下1名学校教师同步答疑三合一的教学形式,希望在提高教学效率的同时实现真正“因材施教”的编程教育。

“Kids NO•1”,是编程猫一直坚持的核心理念。编程猫始终将孩子的学习体验放在第一位,希望为孩子们提供更好的编程教育。而什么是真正好的编程教育?李天驰指出,好的编程教育是好工具、好老师、好课程的总和。因此,除了好工具之外,编程猫也持续在师资和课程两大方面上不断发力。

寓教于乐 发力探索下沉市场

在中国,编程教育的发展也正在不断加速。今年11月,编程猫与清华大学、教育部教育信息化技术标准委员会合作,制定了首个青少年编程能力等级标准,而12月,2019年NCT全国青少年编程能力等级测试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全国19个考区开考。从联合制定标准,到推行等级测试,都意味着编程教育正日益进入更加标准化、规范化的发展新阶段。那么,编程猫又是如何推动编程教育行业发展的?

2019年5月,编程猫首创了MCC矩阵式课程体系,根据4-16岁学龄儿童不同阶段的认知和能力,实现分年级定制化教学,填补了中小学编程体系化空白。同时,课程体系强调跨学科融合的重要性,鼓励孩子用编程来解决学科问题,注重孩子的全面发展。

“但是在这个情况下,柏杨先生说:‘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不是随意的,管他们说好说坏,甚至骂我,我也坚定不移。’这一点我们特别感动。”

“2006年,柏杨先生把他的文物文献资料一共56箱、11745件都捐赠给中国现代文学馆,这件事在当时影响很大”,周明回忆。

此事缘起2006年的电话聊天中,张香华说柏杨状况不太好,今年已经几进几出医院,甚至还报过病危,大概要考虑一下身后事了。“我当时就建议她,如果能把柏杨先生的东西捐给中国现代文学馆一部分的话,绝对是一件大好事。”

前文所述的小学员悦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为了减轻作为交易员的爸爸的工作量,用自己在编程猫学到的编程知识,开发出了一套Python小程序,将爸爸原先两个小时的工作缩短到几分钟。在中国,还有3147万名像他一样的小学员,借由编程学习中培养起的思维能力与创新能力,他们开始自己动手设计小游戏、小程序去解决现实生活中遇到的问题。

“编程是用什么来教的?”编程猫给出的答案是工具,这也正是编程教育区别于其他学科的特殊所在。从通过搭建积木学习编码逻辑的图形化编程工具Kitten,到提供沉浸式创作空间的3D工具代码岛,再到专为幼儿提供的无字化小火箭编程和移动端编程工具Nemo,编程猫先后推出一系列趣味十足的创作工具,进一步扩宽了少儿编程学习的入口。

“我起身告辞,请他先回卧室,我站在客厅目送老人,我看到他的眼睛湿润了,而我也同样落泪了。只见他坐在轮椅上被推进卧室,突然背着身举起右手,头也不回地向后摆了摆……没想到,这竟是我见他的最后一面。”

当天离别的一幕深深印在周明记忆中。

“那天刮着八级大风,我们坐飞机到了台东,从台东上船,在大风大浪中,把柏杨先生的骨灰撒在他曾经服刑十年的绿岛和台东中间的海域。我当时突然想起了柏杨曾经给我们写过一个题词,叫‘重回大陆真好!’我想要不要带他一包骨灰回大陆,真正做到叶落归根。柏杨先生是河南人,如果带回骨灰,在河南安排一个陵园,这不是好事吗?我们在大陆的人还可以有机会常常来纪念他。”周明说。

柏杨把文物文献捐赠给大陆

他指出,迄今为止没有人像柏杨那样终其一生孜孜不倦地观察社会现实,对当下现实随时随地发言,他既是在扫除那些陈规陋习,也是在开创市民社会新的生活空间。

让孩子“真正爱上编程”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有趣”就是编程猫的一大“杀手锏”。成立以来,编程猫始终坚持“no fun go die”的理念,并在教学工具研发、课程设计开发,甚至内部运营等环节中将“有趣”二字一以贯之。

在师资层面,编程猫通过完整且严格的招募培训体系,已经组建起了一支超过200位专职教师团队,他们均来自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巴黎十一大、京都大学等国内外知名高校。此外,编程猫还邀请了来自人大附中、华师大附中等全国百所名校的一线信息技术教师与计算机领域专家,全面参与大纲制定、案例设计、教学环节设计、课程测试等研课环节。

2008年4月29日,柏杨先生在台北去世,享年88岁。5月17日,周明赴台参加了撒放柏杨先生骨灰的活动。

在本次开放日上,编程猫同时宣布即将成立“西蒙商学院”的计划,并推动其尽快落地。“西蒙商学院”将针对线下合作方进行内容、管理、运营等多个维度的专业培训,辅助线下合作编程教学的展开,让行业共享编程猫的探索成果。未来,编程猫也将继续探索线上线下融合生态的建设,持续用科技赋能编程教育的长远发展,让更多的中国孩子接触编程、爱上编程。

但是,台湾一些大学、研究所、文学馆,以及大陆的大学也都跟张香华接洽过,周明于是建议她亲自来中国现代文学馆考察一下,有比较之后再进行选择,“我说我会尊重你的选择。”

随后,张香华和柏杨在西安的女儿崔渝生一起来到中国现代文学馆,参观了书库和手稿库。“手稿库一般不对外开放,手稿纸容易变形发黄,所以里面是恒温恒湿的。她看过之后很是意外,没想到现代文学馆有这么好的设备。”

“工具+课程+平台”一直以来是编程猫独特的少儿编程教育体系。在少儿创作社区中,编程猫不断与各类拥有知名度、美誉度的IP进行合作,比如“故宫宫廷文化”、“会说话的汤姆猫”、“小羊肖恩”、“玩偶奇兵”等,通过创建素材生态库、开发主题课程等方式,充分激发孩子的想象力,鼓励孩子们主动创造属于自己的编程作品。

周明忆及,捐赠仪式最后,柏杨先生坐在轮椅上,用洪亮的声音说:“台湾人与大陆人同文同种,都使用的是华文,都是中国人。”

柏杨给周明的题诗。出版社供图

河南新郑福寿园里的柏杨雕像。出版社供图

除此之外,在长期的编程教育实践中,编程猫发现,下沉城市对人工智能和编程教育的渴望程度远超过一线城市的政策决策者。因此,从2019年开始,编程猫开启下沉市场的发力,探索线上线下融合发展,把优质的编程教育带给三四线城市甚至偏远地区的孩子,让他们与大城市的孩子们一样也能享受到编程学习的快乐。

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教授陈晓明认为,柏杨的“要做一个现代文明人”理念是他的一种很直接的生活经验,他的世俗批评的特点也是在这里体现。柏杨既是典型的中国传统民间的知识分子,他又是具有现代水准的世俗平民知识分子,他看到文化深层次的病症,只有诊治这些病症,只有把人性的本性塑造好,才能使中国文明真正具有现代水准。

征得柏杨亲人的一致同意后,柏杨女儿崔渝生带了一包骨灰回大陆。后来在河南省作协副主席郑彦英的帮助下,找到了上海企业家葛千松、伊华,他们在河南郑州的新郑开了一个陵园叫福寿园。经过郑彦英周旋,也跟有关方面请示、报告后都同意在这个陵园安放骨灰。福寿园河南分公司不仅免费提供几分地,而且还给柏杨铸造一座像。

从孩子出发 提供更好的编程教育

从2005年开始,人民文学出版社与柏杨先生合作,陆续出版了《柏杨全集》《中国人史纲青少年版》等一系列作品,是柏杨的原创性论著完整地在大陆集中推出。在柏杨百年诞辰之际,人民文学出版社又推出了36卷本的白话版《资治通鉴》,周明、陈晓明应出版社之邀在网络直播中与读者进行分享。

少儿编程,这项对国内大众还稍显陌生的学科概念其实早已风靡全球。在美国,编程已进入幼儿园和中小学课堂,是备受欢迎的课程之一;在英国,编程被列入国家教学大纲,成为6-15岁孩子的必修课。当人工智能时代呼啸而来,编程作为人类对话人工智能的语言,已被国际社会视为孩子必须掌握的未来技能之一。

2015年,秉承“为下一代提供更有价值的教育”初心,编程猫迈进少儿编程教育创业期。作为行业中起步较早的品牌,编程猫选择了“坚持底层技术研发”,亲研工具,打造行业壁垒,推动编程教育在中国的普及。编程猫创始人兼CEO李天驰认为,少儿编程不是一个新的知识体系,而是一种新的学习方式,它甚至可以赋能孩子其它学科的学习,帮助锻炼解决问题的思维和能力。

柏杨夫人张香华也专门录制了一段小视频发给出版社。她在视频中说:“在进入他的书房,门上有三个号码就是297,是他坐牢时候的号码,(意味着他)把写作当成苦修。”(完)

李天驰在演讲中表示:“我一直认为,不是不学编程的孩子就没有未来,而是懂编程的孩子有更多的可能性。少儿编程在中国还处在起步阶段,作为中国少儿编程事业的拓荒者,编程猫始终希望通过优质的教学产品和贴心负责的服务,为中国孩子提供更多可能性,把这一代孩子带向未来的数字世界。”

今年5月,编程猫宣布启动“百城千店”计划,预计三年内在全国100座城市设立1000个编程学习中心,打通多元化的教学场景,覆盖更多学生群体。此外,编程猫还推出了全新的督导运营体系,成为全行业唯一一个在每个线下门店都有运营教练驻点的机构。从教学培训、管理培训、课程体系、多媒体课件的提供,再到实际运营方面的支持,编程猫不断迭代自身的服务水平,持续给合作方带来越来越多的价值。

以“好工具”为抓手,以“有趣”激发学员创作,编程猫用强大创新能力切入编程教育的入口。与此同时,编程猫还与清华大学、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中国软件行业协会等高校、机构之间开展了多项精诚合作,用“工具-教材-等考(等级考试)”的模式不断拓宽出口。此外,编程猫也在不断打通进校优势,先后入驻国内外11500所院校。编程猫创始人李天驰谈到:“如果有一天中国的编程教育或者人工智能教育发展得好,一定是千千万万中小学生在校内得到了非常好的学习机会。”

拓荒蓝海 推动少儿编程教育普及

教研负责人梁志华表示,编程猫一直都是两条腿在走路,因为做的是编程教育,只做编程不可以,只做教育也不可以,必须是这两个领域相融合,才有可能把培训体系搭建好,更要放眼国际,然后培养属于编程教育自己的人才。

在本次媒体开放日上,来自北仑体验中心的线下合作方石伟科为大家讲述了自己与编程猫合作的故事。在石老师的团队遭遇瓶颈期,前期积累的资源已经耗光的情况下,编程猫团队给予了他们全方位的支持,“从课程内容的打磨,到招生规划的制定,再到校区的实际运营,是编程猫对于线下合作方的这种用心,让我坚信自己选择编程猫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希望未来我们也能一起努力,把最好的编程教育带给每一个孩子!”

柏杨听过张香华的介绍之后很高兴,“那就决定把这些东西捐给现代文学馆吧。”这个决定一出来,台湾媒体就报道了,舆论有赞成的,也有反对的,甚至出现一些恶言恶语,说得也很难听。

2010年9月12日,在亲友们的见证下,柏杨骨灰在大陆的安葬仪式举行。“不为君王唱赞歌,只为苍生说人话”,河南新郑福寿园里的柏杨雕像上刻有这样一句话。

为了扩大影响,中国现代文学馆决定在台湾办一个简朴的捐赠仪式。2006年12月15日,仪式在柏杨先生家中举行。

柏杨部分骨灰回归大陆